赵欣培我的八一情结-边防文化

发布时间:2019年03月15日 阅读:5 次

赵欣培我的八一情结-边防文化

赵欣培

我的八一情结
李悦

从我记事起,军人这个字眼,已深深融进我的脑海里,刻在我的灵魂深处,对绿色军营的向往和仰慕之情伴我成长,教我成才。
我们一家三代都是军人,爷爷参加过抗美援朝战争,是一名优秀的志愿军,我的叔叔曾在福建的某炮兵营服役。2008年12月,我应征入伍,追随爷爷和叔叔的脚步,如愿以偿穿上帅气的绿军装,走进了我朝思暮想的军营。
“雄纠纠,气昂昂,跨过鸭绿江,保和平为祖国就是保家乡……”爷爷总是哼起这首歌,在这种耳濡目染下,我也学会了这首《中国人民志愿军战歌》。 大概在我四岁大时,我经常追着爷爷讲他当兵的故事,回想起当时的场景,爷爷总是沉默,一边抽着旱烟,一边说低声说着。
“兄弟三个一起参军,只有我活着回来了,你的大爷,三爷都留在了鸭绿江……你长大后,要好好学习……”说话时,爷爷哽咽了,眼睛湿润了,抚摸着我的额头,抬头望了望远方。所以,每年的清明节,爷爷总是斟满两大白酒杯,让爸爸陪他一起喝,一起祭奠我曾未谋面的两个爷爷。
“我们所有志愿军,冲到前线,跨过鸭绿江,把侵略者赶出朝鲜,夺取胜利后,我们赶到到沈阳的炼钢厂,当时的我是一名炊事员……”爷爷情不自禁的说出自己当志愿军中的点点滴滴。”此时的爷爷嘴角上扬,无限的自豪感瞬间涌上心头,小时候的我总是缠着爷爷讲故事,也经常在爷爷宽厚舒适怀里进入梦乡。
一把塑料小手枪和一个望远镜,这是我五岁生日时收到的最好礼物。那年,叔叔从千里迢迢的福建服役回来,当时好多亲戚朋友都来了,大人们忙里忙外的张罗着,欢聚一堂,为叔叔接风洗尘。懵懂的我看着这位身穿绿军装,头戴大檐帽的叔叔,心中肃然起敬,军绿情结从那时慢慢在心底生根发芽。小时候的我,对小飞机、小坦克和小手枪类的玩具情有独钟,长大后,妈妈常对我说:“别的小女孩都喜欢布娃娃等毛绒玩具,而你就喜欢这些男孩子喜欢玩的玩具。”也许,只有我心里明白这里面的原因,爷爷、叔叔的军旅故事深深感染着我,让我的童年生活充满了对军旅生活的憧憬,绚丽多彩。
“这张是打靶时照的、这张是炮击实弹训练、这张是全连战友合影……”叔叔退伍后,对军营还有许多不舍,经常打开相册,向我展示他在军营生活。那时的我不懂叔叔的心情,只是觉得挺新奇的,如今已有九年军旅生涯的我,已能深刻体会叔叔当时的复杂心情和对军营的那种依依眷恋。
“这台胶卷相机,是部队留给我的最好回忆。”叔叔深沉地说。原来当时,叔叔是不想退伍,想留下来继续服役的,可是由于他在的那个连队要改编,他和许多战友不得不退伍。为了给这短暂的军旅生涯留个纪念,他们连的领导给他们退伍回去的每个人送了一台胶卷相机,包括叔叔在内。
知道叔叔有台相机后,喜欢臭美的我总是拉着叔叔给我拍照,叔叔被我缠的不亦乐乎。头戴大檐帽,右手拿把小手枪,左手拿台望远镜,是我的小相册里自认为迄今为止最帅,最搞笑的相片,这也是叔叔给我童年留下的最珍贵的记忆。
二十多年过去,所有的一切仿佛就在眼前,八一情结伴我走过了二十多个春秋。

今年爷爷整整80岁了,休假回家,我特意带上了军装,想给爷爷一个惊喜。记得那天,我穿着崭新的军装走进爷爷的房门,爷爷赶紧走上前搀着我的胳膊,用手摸了摸我的军装说道:“现在的军装真好看,料子也比我那时的舒服,我孙女穿上真漂亮。”转过身,爷爷用手揉揉了湿润的眼眶。说着,要去厨房给我张罗吃的,我说不饿,拗不过他,只好随他。看着爷爷迈着蹒跚的步伐和佝偻的背影,我心如刀绞,眼泪夺眶而出。爷爷你陪我长大,我好想陪你慢慢变老,好想有更多的时间陪陪你,和你说说我的军旅故事。
流光容易把人抛,红了樱桃,绿了芭蕉。“孩子,这是你最爱吃的鸡蛋饼,小时候,总是让我做给你吃。”吃完午饭,我围坐在爷爷旁边,爷爷从橱柜里拿出一袋鸡蛋饼给我。虽然过去了那么多年,儿时的味道依然在,爷爷看我吃的津津有味的样子,笑了,笑的特别开心,像个小孩子一样笑的纯真可爱。
“孩子,西双版纳是不是很漂亮,有好多孔雀、大象是吧?”
“孩子,好想去你们部队看看,坐坐飞机,我这一辈子还没坐过飞机呢。”
……
爷爷的一连串疑问,在我脑海久久盘旋,我都不知道如何回答他,沉默了片刻说:“爷爷,西双版纳很美的,有机会,我会接你来西双版纳,来我们的部队看看……”
走过了军旅生涯的九个年头,经历了许多难以忘怀的人和事,给我的人生留下了一笔宝贵的财富,八一情结伴我成长,教我成才,我爱这身橄榄绿,我为自己是名现役军人而而感到自豪和骄傲,在八一节到来之际,我用一个诚挚的军礼,表达我对全体军人的真挚祝福,让我们一起喜迎建军90华诞!

Tag: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