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欣培我怀孕了,我知道你有病,我们离婚吧!-言情小说看吧

发布时间:2019年03月15日 阅读:4 次

赵欣培我怀孕了,我知道你有病,我们离婚吧!-言情小说看吧

赵欣培
(001)被绑架的人
繁华都市的夜,霓虹灯散发着迷离的光芒。尊皇俱乐部,是都市男女挥洒放松的地方,自然也不少一些猎艳的狼犬。一个穿着黑色西装,戴着黑色墨镜,脸上没有任何一丝表情的男子,穿过舞动的人群,走过阴暗,来到一间VIP包厢房间里,推门而入,走到一位坐在沙发上的男人,低下身子,凑近他的耳边,说道:“霍少,一切都已经办妥,人现在就在仓库里。”霍天擎听到他的保镖带给他这个好消息,好看的唇边不禁地扬起一抹邪魅的笑意,手抚摸着躺在他怀中的女人,举起另一只手挥了挥,示意他先离去。待保镖离开包厢后,霍天擎拿起面前的水晶杯,举起晃动了一下里面的红色液体,然后一饮而尽。他推开怀中的女人,然后站起身。女人见他要离开的样子,娇嗔地问道:“我说霍少你这是要去哪儿?”霍天擎今晚的心情特别好,他弯下腰,看着女人眼中的媚惑,嘴角扬起一边,修长白皙的手指轻刮她挺拔的俏鼻,含笑地说道:“去办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到底是什么事情,比我们办事还要重要啊?”女人的肩带不经地滑落,露出白嫩的肩膀,而那胸前若隐若现,她凑近他的耳边,娇滴滴地轻喃道。她的手抓住他的领带,以为这样可以勾引他留下,却没有想到,被他拿掉,转身离开了包厢,气得她皱起鼻子。他整理了一下有些松垮的领带,走出了这家喧嚣的俱乐部,来到车前,打开车门,坐了进去,启动引擎,驱车前往郊外的地下仓库。“你小子怎么那么快就离场了,我刚从洗手间出来就不见你,像颖儿这样绝世美女,你霍大少居然撇下不要,你真是有口福都不懂得享受啊!”颖儿就是他在尊皇俱乐部所点的小姐,当初点她的时候,不过是觉得她那双妖媚的双眼勾人摄魂罢了,但对他而言,女人不过是件衣服,更多也不过是件暖床的工具。“那就送给你今晚好好享受吧!”说罢,霍天擎直接挂断手机,将手机扔到车窗前面。蓝少龙这小子风流成性,美女是他的嗜好,是好货,他都不会错过,所以他就成全他。此时此刻,他最想要见到的是洛坤的女儿,那个所谓的豪门千金,据说她有着清丽漂亮的外表,是个不食人间烟火的女人,他倒要看看是什么样的女人。想到这里,霍天擎嘴角不由往上扬,脚下用力地踩下油门,车如风一般飞驰在黑夜之中。驱车到了郊外的地下仓库,车在外面停了下来,霍天擎熄了火,推开车门走了下来,这里主要是用来囤放一些杂物的地方,走进去推开仓库的门,里面阴暗得只剩下台面上那缕幽光,他逐一地将仓库的灯全部亮了起来,仓库里顿时一下子明亮起来。角落里的一张破旧木床上昏睡着一个女人,唇角微微往上翘起,一抹冷然的邪恶挂在嘴上,墨黑的眼眸里,眏衬着女人的躺姿。脚步轻轻地走了过去,走到木床旁边,霍天擎微微弯下腰往下看去,果真清亮秀丽的一枚美女,白皙如雪的脸颊微微泛着红晕,一丝淡雅的微笑挂在那如同樱花瓣的粉唇,看得他不由地咽了咽口水,恨不得想要咬上去。再往下看去,雪白修长的脖子,身上穿着一条白色雪纺连衣裙,衬得她的身材一览无遗,凹凸有致。果然是洛坤的二千金,没有想到洛坤居然有这样美丽的女儿,不过他的女儿,却很不幸地落在他霍天擎的手上。大掌轻轻地覆在她如牛奶般白皙娇嫩的脸蛋上,随后顺迅地滑落在她的脖颈间,紧跟着是她的身体……(002)你敢打我
指腹触碰到她腿上的皮肤,像是电击一般,通过他的手指贯穿他身体全部。他笑,唇边的笑就像一朵妖冶的花,渐渐地扩展开来,从来没有哪个女人,在不动声色之下,挑动着他的情欲,这个女人,还是第一次。“嗯——”女人嘴里发出了一声娇声,还翻动了一下身体。女人从昏睡中惊醒,突然察觉到了什么,不由地微微皱起俏眉,这才缓缓地睁开双眼,却惊讶愕然地出现在她眼前的一张男人的脸。“啊”的一声尖叫,她连忙从床上坐了起来,缩在墙上,紧抱着自己的身体,惊恐万状地看着男人,手指指着他问道:“你,你到底是谁?”女人看了看四周的环境,这是一间破旧不堪的仓库,堆满了各种各样的杂物,并且散发着股恶心难闻的气味。霍天擎见她醒了,看着她如同小兔子一样慌张的神情,心底只觉得好笑,他不紧不慢地说道:“你不需要知道我是谁,只要我知道你是谁就可以了,你是洛文琦,是巨亚集团董事长的洛坤的二千金。”绑匪——在洛文琦脑海里出现这个词,看着他衣冠楚楚,西装革履的样子,根本不像绑匪的样子,但不管怎么样,他既然知道她是谁,之所以绑架她,无非就是为了钱财。她短暂地回忆着之前发现的一切,她和闺蜜凌心亚一起去商业大厦购物,就在刚走进地下车库时,突然间有人从背后扣住她的右手,捂住她的嘴鼻,她闻到一股淡淡的花香味,随之眼前朦胧,渐渐地一片黑暗……之后到底发生什么事,她是怎么到这间破旧的仓库来的,她完全没有任何的印象?“心亚,心亚在哪里?”洛文琦猛然地想起凌心亚,当时她就和心亚在一起,可是在这里,她却没见到心亚的人影,慌乱不安地看向眼前的男人,“你把心亚怎么样了?”“我可不清楚,或许被我那帮下手给……不过你死到临头还想着你的朋友,果然是个重情谊的女人。”霍天擎冷冷一笑,讽刺地说道。“你,你这个禽兽不如的恶魔,我要杀了你……”洛文琦听到他这么说,眼里怒然地如同冒出熊熊火焰,上前一把攥住他的领带,不停地往他身上捶打,她要替她的好朋友报仇。霍天擎完全被她惹怒了,用力地推开她,眸光冷然地散发着出一道寒光,咬牙切齿地说道: “别不自量力了,你能不能活到明天,还是个问题,你最好给我乖乖地听话,不然的话……”由于他力气很大,洛文琦扑倒在床上,听到他这么说,心里的怒火依然熊熊燃烧着,她不能够让他们这般如同禽兽般的绑匪沾污了心亚的身体,她怎么可以……想到这里,她二话不说反扑倒他的身上,像只柔弱的小羊,与一头公虎做斗争。猝不及防,霍天擎脸上多了几道细长的手指印。她细长的手指还想往他的脸上胡乱抓,却被他准确无误地抓住了双手,眼神犀利,却愤怒地瞪着这个可恶的女人看,她简直就像一只疯了的野猫,什么清丽漂亮的外面,都是虚假的。“啪”的一声,完全被激动的霍天擎,狠厉地往她脸上重重地扇了一把掌,再伸手拽起她那凌乱的发丝,将她的脑袋提起来,猩红的双眼,直直地看着这个女人,咬牙切齿地说道:“贱货,敬酒不吃吃罚酒,那么就别怪我对你不客气了,这都是你自找的……”红红的五指山瞬间出现在洛天琦那白皙的脸上,她只觉得右脸火燎火烧的,头发像是快被人扯掉似的,痛得她眼眶都溢着泪水。她还没得及做挣扎,做反抗,霍天擎用力地撕裂她身上的雪纺连衣裙,一下子露出了水嫩的肌肤,在灯光的照射之下,异常晶莹剔透。“黑色蕾丝,蛮有情趣的嘛,我喜欢。”霍天擎看到她内衣的款式,那裹在内衣里面的东西,就好像水球一样具有弹性,真恨不得想要用力,看得双眼放射出狼一样的蓝光,邪佞的笑意挂在他的嘴边。(003)垂死挣扎
“你,你要干什么?你不要过来,你不要过来……”洛文琦像只受伤的小猫咪,满脸的惊慌和害怕,她不停往后缩,缩进床角,含着泪水喊道。霍天擎伸手抓住她的腿,一把将她拉出来,像是拉一件物品一样。“别跑啊,我的小宝贝。”他邪恶亲昵地喊着洛文琦。洛文琦用力地踢开他,可是怎么踢也踢不开,他有手如钢圈一样紧箍着她的腿,她害怕极了,眼泪叭哒叭哒地掉落下来,小手紧紧地抓住床头……“别再做垂死挣扎了,你今晚注定是我的人了……”霍天擎邪恶地说道,爬上床,跨在她的身上,一把将她纤弱的身躯扳过来。洛文琦瞪大惊恐的眼睛望着身上的男人,还想要反身逃离,下一刻,她的腰间就被他坐了下来,让她动弹不得,她拼命地摇头,凌乱地发丝贴在她的脸上,她求饶道:“求求你,求求你不要这样,你要多少钱,我都可以给你……”霍天擎冷冷地看着体下绝色美女的身躯,她已经引得他身体起了反应,身体某处正在叫嚣着,冷笑一声道:“小宝贝,你以为我是为了钱吗?”他霍天擎最不缺的就是——“钱”!“那你不为钱,为了什么,你绑我来这里,到底想要什么,只要你说,我爹地一定会给你的。”洛文琦根本没有心思去深究他为什么不要钱,只要满足他所需要的,他就不会伤害她。“呵……”他再次冷笑,眼里含着一抹嘲讽,“我所需要的一切,他这辈子都不能够给我……小宝贝,你还是乖乖就范吧!哈哈哈……”“啊,不要!只要你说,我爹地都能给……我求你了,求求你……”她眼神恳求地看着他。刚才那倔强地要替她好友杀了他的女人,却突然间变得像只可怜兮兮的小狗,向他求饶,他现在的心里,只想放声大笑。霍天擎没有理会她可怜的眼神,迅速地解开他深蓝色的衬衣,然后将衬衣扔到一边,露出健美结实的上半身。洛文琦瞪大双眼看着他的身体,感到有坚锐的东西顶着她的腹部,她溢满泪水的眼睛惊恐地再次看着他……“不要,不要……”她乞求的呼喊制止不了男人暴力地撕下她黑色的蕾丝,两个可爱的小白兔蹦跳地出现在他的眼前,眼里满是邪佞地盯着她胸前那红果果看,她惊慌,双手连忙紧紧地捂住胸口,嘴里不停地乞求他不要这样。看到她雪白水嫩的肌肤,霍天擎身上就好像一团火在熊熊燃烧着,双手拿开她胸前的手,附下身去压在她的身上,嘴唇贴在她的唇瓣,大掌开始游动。“唔唔唔……”洛文琦被他吻得瞪大双眼,惊恐地望着仓库顶部,眼泪从眼角滑落下来,滴落在木床上面,她用力地挣扎着,却发现他身体紧压着自己……他如吮吸花露一样吻着她,舌头轻而易举地撬开了她紧闭的贝齿,堂而皇入地溜入她的嘴里,啊,好甜,她的嘴里就好像甘露一般香甜,让他爱不释手。突的,霍天擎脸刷得一下子白了起来,只觉得嘴里香甜的味道突然间有丝丝的咸腥味,伴随而来的是丝丝疼痛,他微微蹙起眉头,离开她的嘴唇,一丝鲜血溢在他的嘴边,他用手抹去一看,墨黑的眼眸瞬间猩红起来,面部开始狰狞地看着身下的女人,——哭着,却用极为愤怒仇恨的眼神瞪视着他!霍天擎冷笑,今晚她就是他的猎物,他一定要让她为今晚对他的不敬付出代价。(004)都是我不好
“你要是敢碰我,我爹地一定不会放过你的。”洛文琦怯怯地威胁道。“哈哈……”霍天擎仰头大笑起来,撕下她身上所有束缚,也将自己身上的束缚全部地卸去,没有任何前戏,蛮力地张开她的腿。有一层阻隔,霍天擎楞住了,随之嘴角扬起一抹似有似无的笑意,没有想到洛坤这个老狐狸居然将他的女儿保护得这么好,他讽刺地心想着。“不要,痛——!”洛文琦感到下半身那火辣辣的刺疼,脸色瞬间苍白起来。霍天擎没有停止动作,冲破那层阻隔,完完全全地深入到她的身躯。洛文琦双手紧抓着木床,指节泛白,原本苍白的脸色一下子变得透明起来,就连嘴唇一点血色都没有,额前冒出密密麻麻的汗水,美瞳蒙上一层水雾。痛,真得好痛,下半身就好像被一把锋利的刀劈开似的,然而他像只野兽一样在她的身体内乱撞,无论她如何求饶,如何嘶喊,他完全都不听到,更是肆意地撞击着她的身体。她的身体好紧致,好热乎,令他感到前所未有的快感,木床咯吱咯吱地发出响声。他的体力大得惊人,不知道过了多久,他一声低吼,才慢慢地离开她的身体。身体却依然压在她冰冷的身体,恋恋不舍地含住她粉嫩的果果,随后才起身,发现床上那些血——处子之血,看到这血,他真的很兴奋!下了床,霍天擎捡起散落在地上的衣服穿戴好便离开了……室内恢复一片死寂,身体光裸的洛文琦躺在木床上,目光吊滞地望着上方,脸上还残留着泪痕,嘴唇有着深深的牙印,她已经感受不到下身的疼痛,完全麻木了……洛家别墅洛坤一脸焦急地在偌大的客厅里走来走去,从昨天到现在都还没有文琦的消息!坐在沙发上的罗韵芸泪眼婆娑,用手帕擦拭着脸上的泪水,看到自己的丈夫走来走去,她心里甚是着急。她在听到二女儿被绑架后,差点就晕了过去,真的好害怕女儿会有个什么三长两短。“老公,你不要再走来走去了,都已经过去了这么久,都没有文琦的消息,我害怕……不如我们报警吧!”罗韵芸站起身,泪眼看着洛坤说道。“不能报警,一旦报了警就会打草惊蛇,被那些绑匪知道的话,他们就有可能撕票,到时候我们的女儿……”洛坤欲言又止,不敢再继续说下去,现在的他,真得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惟有等绑匪来电话,看他们想怎么样。“妈咪,你先别着急,小琦她一定不会有事的。”洛文琳看到妈咪哭成这个样子,心里也和他们一样焦急不安,双手扶在妈咪的肩膀上,蹙着眉头安慰道。虽然她这样安慰着妈咪,但其实她心里真得好担心自己的妹妹出事,已经过去那么久了,还是没有妹妹的消息。“岳母,这些绑匪无非就是为了钱,只要他们拿到钱,就会立马放了小琦。”昨晚得知未婚妻洛文琳的妹妹文琦被绑架了,亚伦就连夜赶了过来,发生这样的事情,他却不能够帮上什么忙。“亚伦说得对,只要绑匪开口,他们要多少,我们就给多少,他们绝对不会伤害小琦的。”洛坤说道。“是啊,阿姨,小琦不会有事的。”坐在对面沙发上的凌心亚,她的额头用白色的绷带包扎着,脸上还被打伤了,淤青着呢!她站起身,走到罗韵芸面前,双手紧握住她颤抖的手,抬起那双难过的眼睛看着她,说道,“都是我不好,没能够好好地保护小琦,如果我没有约她出去玩的话,或许就不会发生这种事情了……”说着说着,她的眼眶瞬间红了起来,溢满了眼泪,掉落下来。

Tag: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