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欣培我对你一见钟情,你对我却是蓄谋已久-夜语心事

发布时间:2019年04月15日 阅读:2 次

赵欣培我对你一见钟情,你对我却是蓄谋已久-夜语心事

赵欣培
「夜语心事」
我在这里聆听你的故事
回复「晚安」每天送你一个特别推送卡片


民政局,端庄大方的大门下,一个清丽的女子正满怀着甜蜜的笑意站在门外,一看就是要领证的新人。
“你说什么?”
宋暖拿着电话整颗心如坠冰窖,嘴角甜蜜的笑还没来得及褪去就已经冻结,电话那端的声音娇笑连连,“我就是通知你一声,泽晨跟我求婚了。”
宋暖拿着已经被挂断的电话,姐姐宋冉梦的娇声细语还回荡在耳边,她久久回不过神来,诧异、心痛以及不可置信的心情把一颗心焚烧殆尽。
她刚刚说什么?!自己的男友,今天相约民政局领证的未婚夫,裴泽晨,向自己的姐姐,求婚了?
一定是自己听错了!宋暖不敢相信地打电话给裴泽晨,连拨好几遍,却都是无人接听。
不接电话,就代表着默认。
宋暖绝望地放下举着手机的手,纤细的手指紧紧握着手中的手机,看着眼前鲜艳的几个大字“民政局”,一对对领证的新人正满脸喜悦地进进出出,宋暖只觉得刺眼非常。
本来温暖的阳光此时竟让她觉得冷地刺骨,浑身发抖,唇角苦涩,今天,本来是和她和裴泽晨约好领证的日子,他们相恋三年,从来没有红过脸,这次领证也是提前说好的。
早早起床化妆挑了半天衣服,怀着满心欢喜提前来到民政局外等他,换来的就是这种结局?
俏脸如冰,目光如刀,慢慢走到角落,眼泪才在眼眶涌动,宋暖抬起头,不让眼泪流下来,为了这个渣男哭,不值得!
心痛过后是熊熊怒火!这个渣男什么时候跟自己姐姐勾搭上的!细细回忆,记忆里许多得不到解释的画面突然有了解释,原来是自己太傻,一直没看透这个人!
记忆中裴泽晨俊秀温润的脸,种种温柔体贴,此刻竟是那么讽刺。
被怒火灼烧的大脑失去理智,脑海中只有一个想法,想要报复裴泽晨!四面一扫,看到一个男人也是孤零零地站在门外,那不是裴泽晨的舅舅吗?!
男人的身影在阳光中显得异常高大,黑色西装笔挺,身形修长,宽肩窄腰,比例完美,即使面前人来人往,也挡不住那一身的华贵之气。
他也被女友甩了吗?宋暖看着他孤零零的身影,不禁想到。
宋暖和裴泽晨在一起的时候,倒是经常听他说起他舅舅,不过她心里眼里只有他,一直没有认真注意过陆景琛。
宋暖走上前去,“你是裴泽晨的舅舅?”
“你是?”陆景琛的目光淡淡扫来,语气冷淡,好像根本不认识对面的女人。
“我是谁不重要。”
宋暖努力压抑着心中的怒火,“你知道裴泽晨在哪儿吗?”
陆景琛笑笑,淡淡的眸光落在她身上,回答道:“我为什么要知道他的消息?”
宋暖心里一紧:“你不是他舅舅吗?”也许,宋冉梦说的是假的?
陆景琛的目光落在宋暖有一丝希冀的眼神上,不由移开眸光:“他的事不用向我报告。”
他停顿了一下,又说道:“不过,我听说他今天要向一个女人求婚。”
再次从旁人的嘴里听到这个残忍的消息,宋暖心中一痛,不经思索地问道:“那你愿意跟我结婚吗?”
“为什么?”陆景琛目光一凝,深深地看着她。
她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宋暖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什么,冷静思考之后,越想越觉得这是报复裴泽晨的好办法!他向自己的姐姐求婚,自己就嫁给他的舅舅!
“你不是被女友甩了吗?同是天涯沦落人,我们约个婚吧。”
想到陆景琛也是一个人站在民政局门外,她理所当然地认为他也是被人放鸽子了。
陆景琛意味不明地看着她,看着眼前因为愤怒更显清丽的小女人,嘴角一勾:“小姐,第一,我没有被女友甩,第二,我为什么要跟你结婚。”
宋暖一愣,无辜地睁大双眼:“那你一个人在民政局干嘛?”
陆景琛压抑住内心种种想法,慢条斯理地整理了下衣袖,依然似笑非笑地说:“我来做什么需要跟你说吗?”
要知道,今天他可是特别为她而来的!
作为裴泽晨的舅舅,他早就知道他今天要向宋冉梦求婚,怕这个小女人做出什么不理智的事,才来看着她,谁知她竟然向他“求婚“?!
宋暖脸色一变,倔强地抿了抿发干的嘴唇,灵动的大眼睛水汪汪地望着他:“那你要怎么样才肯跟我结婚!”
现在她的心里只有一个想法,她要结婚!
不管是谁,只要不是裴泽晨!她要报复裴泽晨,她恨透了这个渣男!
明眸中怒火燃烧,脸上的笑容却像一个面具一样戴在脸上,她现在只希望这个男人答应她!
陆景琛心里暗暗微笑,脸上却一脸为难,“什么条件都可以?”
想到裴泽晨现在应该正在和宋冉梦柔情蜜意、你侬我侬,庆祝求婚成功,她的心就好像被一把尖刀插中,鲜血淋漓!
宋暖重重地点了一下头,“嗯!”
陆景琛深深地看了她一眼,面带笑意,“以后什么都听我的?”
宋暖一愣,上下打量着他,此时才发现他身材挺拔,眉目英俊,五官舒朗,唇形饱满,一身独特的气质冷峻而高贵,看起来应该不是心思邪恶的人。她咬了咬牙,“对。”
现在只要能结婚,什么都好说。
陆景琛微微一笑,“好,我答应你。”
领了证就是他的人了!他吃定她了!
宋暖一喜,拉着陆景琛就进了民政局,办了结婚手续,看着结婚证上自己身边那个本该属于裴泽晨的位置现在变成了另外一个男人,她的心如沸如煮,白皙的手指用力捏着红色的结婚证,神色似喜似悲。
不知道裴泽晨知道这个消息,又会怎么想?
陆景琛看着她变幻的神色,心内有一丝不舒服,他不想看到她为别的男人难过!
即使那个人是自己的外甥!
从前她不属于自己,自己对她的喜怒哀乐无能为力,现在他不会再允许谁来伤害她!
宋暖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眼眸中的怒火被压下来,既然已经做了,就没什么好怕的,既然他不仁,自己就没必要再顾虑他的想法!
“对了,我…我听裴泽晨说过你有一个喜欢很多年的人?”
领完证后,宋暖小心翼翼地问起这个问题。
陆景琛深深地注视着她,意味不明地回答:“对,我有一个喜欢了很多年的人。“
宋暖同情地想拍拍陆景琛的肩,才发现自己一米六几的身高跟他一米八几的身高比起来简直太娇小了,只好改为拍拍背,“我就说嘛,没事谁会一个人来民政局找刺激。”
陆景琛好笑地弯了弯嘴角,自己什么时候说过是来领证却被甩了?
却没有否认她的猜测。
“今天我们这么有缘分,走!我请你吃饭!”宋暖小手一挥,拉着陆景琛就要请他吃饭。
美人相约,陆景琛当然没意见。
走出大门,陆景琛带她上了一辆黑色的轿车,车身线条流畅,车内豪华大方,宋暖再小白也能感觉到这辆车的贵气逼人,这是……傍上了个大款?
宋暖在心里暗暗吐槽,裴泽晨好像跟她说过,自己的舅舅特别厉害,创立了公司,有自己的商业帝国,不过他们这样的结婚又没什么感情,她也不会真的赖上陆景琛。
宋暖指路,陆景琛开车,两个人一起来到一家中餐馆,临近饭点,餐厅人来人往,一进门宋暖就熟门熟路地带着陆景琛进了一个包厢,一边随口介绍着:“你别看这家餐厅不起眼,饭菜味道特别好。”
一边出去跟老板打招呼。
陆景琛打量着这家餐厅,贴着壁纸的墙壁,红色的木门,这种有些年代感的装修一看就知道这家餐厅有些年头了,门外还可以听到来往的顾客互相打招呼。
“哟,老张,你也来吃饭了?”
“啊,是老李啊,对啊,我儿子最近考了个高分,我带他来吃点好的!”
“大侄子真有出息,学习好又听话,不像我家那个混小子……”
热闹而又充满人情味。
第一次吃饭带他来这样的地方,也只有宋暖能办得到了吧,想起宋暖清丽的面容,陆景琛不禁露出一丝宠溺的微笑。
陆景琛平时打交道的名流出入都是各种豪华的酒店西餐厅,但是一手建立了自己的商业帝国的他,早期也没少往这种地方来。
“你看看,爱吃什么点什么,不用客气。”
宋暖拿着菜单回来,脸上洋溢着灿烂的微笑。
陆景琛拿过菜单翻看,一边状若不经意地问她:“你对这里很熟?”
宋暖手托着腮,清丽的小脸上眉眼弯弯,嘴角上挂上一个怀念的微笑:“对啊,我以前在这里打过工,这里的老板人很好。”
陆景琛的眼眸暗了暗,对她的经历,他早就调查清楚了,知道她以前为了挣妹妹的学费经常打工,没想到这里就是她打过工的地方。
让她点几道招牌菜,两人点了几瓶酒配着下酒菜开始对饮,用宋暖的话就是,一醉解千愁。
“我跟你说,领证被爽约不丢人!”
宋暖贴心地给陆景琛各种夹菜,因为她觉得自己和对方同病相怜,就格外掏心掏肺,跟他讲自己的心得。
“你看看我,我还要庆幸看清的早,不然以后跟他在一起时间长了,两个人有了孩子,那才叫一堆麻烦事呢。”
“你说是吧。”
“我知道你什么感受,我也一样,都要领证了才发现对方是个人渣,只能说我太笨,以前眼瞎了。”
“为这种人渣伤心,一点都不值得!”
宋暖嘴里酒精的味道变得苦涩,美味的菜肴也遮不住的苦涩,双眼中有一刹那的水汽朦胧,转眼又恢复清亮,亮晶晶的眸子真诚地看着陆景琛,表达着自己的感同身受。
陆景琛眯了眯狭长的眸子,一直似笑非笑地看着她,没有否认自己并不是去领证的,也不否认自己是被女友甩。
同样,也没人能甩了他。
“你这么帅,条件又好,一定会遇见真爱的!”
宋暖的小手拍着桌子啪啪响,一心要让陆景琛明白被爽约了还是能找到真爱的,一边也是安慰自己v。
“你不怕我?”
看着她故作坚强的样子,他心里一动,莫名地想要她忘记那个渣男,眼里只看到自己。
宋暖一愣,迷茫的大眼睛看着陆景琛,“为什么要怕你?”
“哦~你是怕我跟你结婚了就赖上你是吗?”
宋暖一副我明白了的样子,拍着胸脯说:“你放心,就算跟你领了证,我也绝对不会占你的便宜的。”
一边摇了摇白皙的手指,一边认真地说道:“绝对不越界!”
陆景琛靠近她,对这个小女人信誓旦旦的样子充满好笑,忍不住想逗逗她。
嘴角挂着邪邪的微笑,“是这样的不越界吗?”
他一身清朗的男性气息迎面扑来,脸对着脸,俊美的五官格外深邃,幽深的眼眸正深深地看着她,四目相对,宋暖竟然有一瞬间被电到的感觉。
她的脸浮起一丝红晕,紧张地往后靠了靠,“你说,说怎样,就是怎样。”
“是吗?”
陆景琛坏坏又往前靠了靠,靠近她娇嫩的红唇,看着她紧张地扇动睫毛,长长的睫毛洒下一片阴影,白皙的面庞上红晕丛生,越发显得吹弹可破。
男人热热的呼吸轻轻喷在她的脸上,好像羽毛扫过,宋暖不自在地移动着身体,低声说道:“你放心,我说不会就是不会。”
陆景琛退回去,嘴角依旧挂着邪邪的微笑,低垂下眼脸,既然成了我的人,会不会可不是你说了算的!
“妹妹,怎么见我都不打招呼呢?”
高跟鞋声由远及近,身后传来一个娇媚的声音,宋暖皮笑肉不笑地回头看她:“有吗,我看你在忙,就不打扰你了。”
宋冉梦状若不经意地抬起手指抚摸着手上的钻戒,轻轻地凑近宋暖,“怎么了,妹妹?”
“如果姐姐有哪里做的不好,你要告诉我哦。”
“毕竟我们都是一家人,要好好相处。”
“是不是呀,泽晨?”宋冉梦媚眼如丝地看了一眼站在一旁的裴泽晨。
裴泽晨脸上的柔情蜜意简直要溢出来了,宠溺地看着宋冉梦,“是的,梦梦说什么都是对的。”
宋冉梦娇羞地掩住脸:“讨厌,干嘛这样啦。”
宋暖看着他们这样打情骂俏只觉得肺要炸了,呼吸太多不新鲜空气给憋得,她现在除了难过还有对这对渣男渣女的厌恶,她继续皮笑肉不笑地说道:“你现在就有做的不好的地方。”
“污染我这边的空气了。”
“你!”宋冉梦一窒,脸色变了变,立马又恢复优雅大方,“你是我妹妹,我不跟你计较。”
“对了,下个星期是我们的订婚宴,你一定要来哦。”重重地加重了“我们”两个字,宋冉梦脸上掩饰不住得意的微笑。
宋暖讽刺地勾勾嘴角,不甘示弱地瞪着她:“姐姐邀请,我怎么好意思不去。”
“我要工作了,你们可以走了吗?”
不想看见宋冉梦和裴泽晨的虚伪表演,转过身面对电脑,翻看着桌上自己的图纸。
自己这个同父异母的姐姐,抢了自己的男朋友还要带过来炫耀,一句句故作大方的话却一直挑衅着她的忍耐力,她怕这对渣男渣女再不走,她要控制不住体内的洪荒之力!
宋冉梦见目的达到,也不再纠缠,得意地挽着裴泽晨走了。
看着他们的背影,宋暖紧紧握着手中的图纸,从前她和裴泽晨在一起的时候,他说怕影响他们两个的形象,为了工作,让她不要在公司公开。
就这样,她和他每天在公司都像单纯的上下属关系,偷偷摸摸地谈着恋爱。
现在,他却可以在公司光明正大地挽着宋冉梦。
可笑的是自己,一直那么单纯地以为他是真的爱她!
宋冉梦和裴泽晨走后,宋暖才放开手中紧握的图纸,图纸上已经被狠狠的力道捏的几乎烂掉。
一对渣男渣女!想到刚才裴泽晨和宋冉梦浓情蜜意的画面,宋暖咬了咬嘴唇,压下心中丝丝的难过,现在,她对他们只有恶心反胃!
为了工作,她忍!
小倩的学费马上又该交了,她必须努力工作赚钱!
振作精神打开电脑,准备开始工作,裴泽晨的助理走过来,递给她一份合作案,“小宋,盛泽的那个case你不用跟了。”
宋暖一愣,这个刚要开启的竞标项目自己已经准备了很久了,眼看马上就要开始了,现在却说不用跟了?
一边低头看着手中的合作案,一边不解地问道:“为什么?”
助理暧昧地朝她一笑,“由咱们刚来的首席设计师跟进了。”
什么!给宋冉梦了?!宋暖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怒气了,讽刺她,她可以忍,抢她的男朋友,那是个渣男,她不在乎,可是现在连自己的工作她都要动手脚!
翻开手中的文件仔细一看,上面设计师的名字确实是宋冉梦三个字!
狠狠地攥起拳头,宋暖猛地站起来,拿着合作案朝裴泽晨办公室走去。

↓↓↓ 点击"阅读原文" 【阅读后续精彩情节】

Tag:
相关文章